當前位置: 首頁 > 黨群工作 > 黨史教育 >
  • 毛澤東:中軍帳里定乾坤
  • 來源:黨史教育學習官網   發布時間:2021-05-06 11:04:03   
  •         作為黨和國家的主要締造者和領導者,毛澤東在長期的革命斗爭與建設實踐中,十分注重情報保衛工作。他不僅發出指令搜集、使用情報,更要求在對敵斗爭戰場上運用情報。他提出的“玻璃杯里押寶”“十六字方針”“兩種斗爭”等論斷,為隱蔽戰線偉大斗爭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

      “玻璃杯里押寶”

      《孫子兵法》講“知彼知己,百戰不殆”。戰爭中只有了解敵人才能戰勝敵人。毛澤東作為熟讀兵書的軍事家,早在土地革命時期的對敵斗爭中,就善于獲取、運用情報,也因之有了“玻璃杯里押寶”的經典論斷。

      為什么會如此下結論?因為黨在早期革命時期屢遭失敗,特別是經過“教條主義”“主觀主義”的毀滅性打擊,吸取了經驗教訓,明白了運用情報的重要性。黨的隱蔽斗爭史上,有靠“半部電臺”起家的故事。

      毛澤東對電臺很重視,早在江西作戰時,即指令全軍要繳獲敵軍電臺。1930年龍岡大捷,毛澤東親自接見被紅軍俘虜的國民黨無線電技術員,積極做思想工作。其中,自愿參加紅軍的王諍和劉寅,在工作的第3天便通過電臺發現了敵軍部署,為我軍正面對敵斗爭行動創造了條件。

      1931年第一期無線電訓練班上,毛澤東親自給學生上課:“無線電通信是我們的千里眼順風耳。”當年6月,毛澤東又下令專撥一部電臺用于偵察,開展敵軍情報抄收。1932年后,紅軍二局專職分管無線電技術偵察。在第四次反“圍剿”作戰中,黨中央第一時間獲得二局偵獲的情報,痛擊敵軍吳奇偉部,取得了反圍剿勝利。通道轉兵會議上,正是憑借二局獲取的“國民黨要在湘西圍剿紅軍”的準確情報,毛澤東據理力爭,實現了長征途中紅軍的轉危為安。

      著名的“四渡赤水”戰役,二渡烏江行動,毛澤東充分運用情報開展對敵斗爭,爭取時間和空間主動權。所以,毛澤東講“紅軍長征是打著燈籠走夜路”。他稱贊長征時擔任軍委二局局長的曾希圣說,曾希圣同志是搞“玻璃杯”的,我們和蔣介石打仗,好像“玻璃杯里押寶,看得準,贏得了”。

      “兩種戰爭消滅敵人”

      抗日戰爭爆發以后,在爭取國內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世界反法西斯戰線上,隱蔽斗爭由獲取情報發展為“與公開斗爭相統一”的戰爭行動,直接推動了敵后戰場的發展。

      1937年全面抗戰開始,中共中央通過總結以往的經驗,在前期“學會武裝斗爭與和平斗爭、公開斗爭與秘密斗爭相統一的政治哲學”基礎上,進一步為地下斗爭提出了“隱蔽精干、長期埋伏、積蓄力量、等待時機”的方針。當時,毛澤東依據西安情報站作出的調查報告,作了《關于目前形勢和黨的政策的決定》的報告,全面分析了國內外的政治形勢。

      1939年2月,中共中央在延安組建了中央社會部。對黨的地下工作人員進行了專門培養,教育他們掌握對敵斗爭的政策原則和秘密工作紀律,并進行了秘密技術的訓練,使黨在隱蔽戰線的斗爭水平得到很大提高。毛澤東在3月18日中央社會部大會上的講話中指出,“我們要消滅敵人,就要有兩種戰爭:一種是公開戰爭,一種是隱蔽戰爭”,進一步奠定了“隱蔽斗爭”的軍事地位。

      為了更加靈活地開發情報資源,獲取更加詳實充分的戰略信息用于隱蔽斗爭,1941年,毛澤東提出“我們自己非做搜集材料的工作不可”,號召身邊人員要充分利用有限的資源條件獲取情報。中央成立了中央研究局,專門下設材料室,搜集整編國內外材料,為黨的決策服務。毛澤東還專門布置搜集日本的重要報紙《朝日新聞》任務,其速度一度迅速到令當時身處延安的美軍觀察組震驚。在當時信息渠道非常不發達,且國民黨反動派加大對解放區的信息封鎖的情況下,《朝日新聞》在日本出版僅10天,便出現在延安的辦公桌上,供軍事決策使用。

      為了批駁第三次“左”傾路線,毛澤東對地下秘密工作的任務作出明確指示:“公開工作之外,還要有秘密工作與之相配合,這就是黨的秘密組織工作,群眾的秘密組織工作,黨派的秘密聯合行動,秘密的情報工作,公開組織與公開斗爭的事先秘密準備等。”充分說明了兩種對敵斗爭方式相結合的必要性。

      “聯系群眾,主動出擊”

      保持黨的秘密組織發展壯大,必須要有可以利用的抓手和外部環境,毛澤東基于“隱蔽精干、長期埋伏、積蓄力量、等待時機”的要求,進一步提出了要聯系群眾,建立秘密的斗爭。

      1943年,蔣介石蓄意發動第三次反共高潮,電令胡宗南閃擊延安。隱蔽在胡宗南部擔任機要秘書的熊向暉提前發出預警,及時向黨中央報告了作戰計劃。毛澤東致電要求將印發文件寄往白區各界及地方實力派,并向全國發出團結抗日反對蔣胡內戰的通電,挫敗了蔣介石蓄意進軍陜北的陰謀,取得了情報反擊的勝利。

      1948年,蔣介石命令傅作義進攻黨中央所在地河北平山縣西柏坡和石家莊,毛澤東從黨的隱蔽戰線戰士手中獲得了一手情報,全盤了解了國民黨的作戰計劃。他采用輿論“攻心戰”,接連多次利用新華社廣播播出敵人為挽回敗局妄圖偷襲石家莊一帶進行破壞的陰謀。爭取了民眾的呼聲,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促使蔣介石親手策劃的偷襲黨中央駐地和石家莊的陰謀徹底破產,有力保存了我軍的革命力量。

      隨著戰爭的不斷發展,到城市工作成為了新的斗爭主題。毛澤東提出,在工作方法上,要避免單純的隱蔽,要聯系團結群眾,使精干的秘密組織和秘密活動隱藏在廣大群眾之中;要放手使用各種干部做各種各樣的工作,從而保持黨的秘密組織之精干、純潔與可靠,形成“黨的領導骨干與廣大人民群眾相結合”的局面。他提倡到城市去秘密工作,不要像《水滸傳》里的好漢,行不改名,坐不更姓,而是要“改名換姓”,才能靈活智慧地取得突破,建立新的可靠據點,發展壯大。正是在這樣的理論指導下,黨的隱蔽力量,得到了進一步的發展。

      這一時期的隱蔽戰線出色的戰略情報工作,使得我黨我軍在延安、西柏坡兩次粉碎國民黨突襲黨中央的陰謀。在平津戰役中,爭取傅作義和平解放北平,渡江戰役中策動國民黨起義,隱蔽戰線做了大量艱苦卓絕、卓有成效的工作,在解放城市中保存了有生力量。毛澤東高度評價,“解放戰爭中的情報工作是最成功的。”

    日本三级韩国三级美三级